给女朋友发信息,误发给了美女上司,没想到她是这样的人…

nfb.d6d50d897f164740963f212768539bba.jpg

第一章


“离开六年,我徐方又回来了。”

平日就罕见人至的山上,却在今晚,一名长相清秀的青年,急匆匆朝村子赶去。

“终于回来了。”站在堂屋门外,徐方正要推开门,结果手还没碰到门把手,门就自己开了。

这可把徐方吓了一跳,卧槽,家里还闹鬼了咋的?

郑秀兰忽然反应过来,扯着嗓子就要惊呼,就见对方眼疾手快,迅速捂住了自己嘴巴。

“你是谁?”

两人同时问话,彼此皆是一愣。

“这是我家!”

依旧是同样的答案,一时间两人都有些凌乱。

“你先说!”

又是异口同声,让两人颇为无语。

眼前的这个男人,清秀的面庞,身体看起来有些健壮,整个人给人一种精神、踏实的感觉。

   但不好,郑秀兰忽然猛然惊醒,虽然此时黑灯瞎火。于是她当下强忍着羞意,问:“你是谁?”

“我是徐方,这是我家,怎么,村里的人把我房子卖了?”徐方心中有些怒气。

姓徐?听到徐方的话,郑秀兰终于明白过来。

原来是房子的主人回来了。

……

“我是岳海村新上任的村长,暂时住在你这,要是你觉得不方便,明天一早我就搬出去”

嘿这女人说话口气不小啊,徐方看了眼郑秀兰,皮肤白皙,瞬间有一种让人心动的感觉。

猝不及防的她,面对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的陌生男人,不禁深吸了口气道:“其他家也都没空房,你就住这吧,我睡东屋。”

说罢,徐方再次偷瞥了眼郑秀兰,转身朝东屋走去。

一年前,28岁的郑秀兰已经是家中的大龄女剩女,但她不想将就。

为了逃婚和那个赌约,她不顾家人反对,执意来了这村子。

她想凭借自己多年的学识,带领一个村子发展还不挥挥手的事儿?

但来了这里两个月,郑秀兰的心越来越沉。好好一个华夏东南沿海地区,竟然还有如此贫困的村子。

要想富先修路,九座大山挡住村子,交通就成了村子发展的最大障碍。基础设施更是无比寒碜,听说三年前才通的电。

三伏天正是最热的几天,每每想洗个澡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家中电又烧了。

这里的一切都让她不禁怀疑起了自己这个任性的决定!


第二章


郑秀兰回到西屋,躺床上居然失眠了。

不过对于眼前这个忽然出现的男人,她的小心脏忽然扑通一声,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撞击。

呸,这才第一次见面,怎么就想到婚姻大事了?难不成自己,真到了想找个依靠的年纪了?还有刚才自己被对方看了这么多,居然都没生气?

想到这里,郑秀兰又更加燥的慌。不过后来扪心自问下,也怪徐方太没出息了些,都这么大了,回这村子能有什么前途?自己要真嫁给了他,估计家里会和自己断绝关系吧?

不对,那小子力气极大,把自己看光了,而且还孤男寡女,那小子竟然都没做什么?

难不成那家伙不举?嗯,很有可能!这么年轻就得了这病,真是太惨了点。

正在东屋睡觉的徐方,却是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。

体内被撩拨的火下不去,徐方也有些失眠,干脆盘腿坐在床上,修炼起了家族心法《医诀》。

翌日,徐方才从修炼中醒来,看着窗外照入的阳光,心里一松,好久没这么安逸了吧?

深吸口气,平息下早上的自然反应,半小时后,徐方终于拉开了房门。

郑秀兰精致的耳朵,早就关注徐方这边的情况,听到对面的开门声,也同时拉开了门。

徐方出来后,一抬头碰到一身粉色睡裙的郑秀兰,最上面两枚扣子居然没扣。加上夏天的睡衣确实薄了点,28岁的大龄女青年,身上散发的熟韵,让徐方的心忍不住有些荡漾。

“早啊。”徐方笑着点头。

看着徐方平静的眼神,郑秀兰的眼睛就朝下看去,听说男人早上起来都会……不过从这家伙看,似乎并没想象中...,看来真是有问题!

太可怜了!这么年轻就得了这病!郑秀兰心中想着。

徐方可不知这娘们的想法,如果真让他知道,恐怕要直接简单粗暴点来证明自己。

青菜面,配个鸡蛋。徐方尝了尝,味道很一般。

“平时都吃这个?”徐方问。

“不吃这个吃啥?”郑秀兰没好气问道。

“中午和晚上呢?”徐方又问。

“想到最近两个月的伙食,郑秀兰满嘴苦涩。放以前绝对不会碰这些东西,但为了充饥不得不硬着头皮吃下去。

看这厨艺,估计也不大会下厨。身上衣服领口下面,有一块淡淡的油渍,显然以前没手洗过衣服,衣服都洗不干净。

综合一下这些条件,徐方断定,这女人显然出身不错,可惜了这样的条件,为什么要来岳海村?而且还坚持了两个月!这些,不禁勾起了徐方的好奇。

“每个月工资多少?”徐方又问道。

“五百,不过这边不少孩子在外地上学,大家打电话,都要用我手机,这话费一个月得二百。剩下的钱,只够咱俩吃半个……十天的吧?”看到徐方三口两口就吃完碗里的面,郑秀兰立刻改口。

“你现在身上还多少钱?”徐方有些好奇。

还剩三十,说着掰着手指算了算,郑秀兰脸上也有些无奈。照这个势头朝下发展,自己还能不能再坚持一个月,都是两码事。

看到这里,徐方心里有些疼:“你应该是有史以来最穷的村长了。”

扫了眼坐在院中愁眉不展的郑秀兰,徐方干脆坐在她对面,笑问道:“郑大美女,你怎么想到来这做村长了?”

“一言难尽。”

“没事,你慢慢说。”反正没事,徐方打算刨根问底。

看了下眼前的徐方,脸线条分明,柔和中透露着一道沧桑。

对这个“不举”的男人,郑秀兰其实也颇有好感,叹口气道:“有两个原因,第一,确实是想凭自己的能力,做一些事情。第二,就是不想面对家里的逼婚。”

“郑大美女蕙质兰心,才貌无双,想找什么样的男朋友找不到?至于逼婚嘛。”徐方很巧妙一个马屁过去,果然,原本一脸苦大仇深的郑秀兰,也多了几分神采。

“想找个称心的哪有这么容易?而且家里包办婚姻,人都定好了。我这次从家里出来,就是为了证明给他们不靠男人也死不了!但如果一年内没把岳海村的业绩做出来,就必须得嫁人了。不过咱们这村的状况,能不能再呆一个月,还是两码事呐。”郑秀兰大眼睛中,多了几分认命的绝望。

“不知哪家的公子哥,有这么好的运气?”徐方随口一问。

“江陵市,谢氏集团,说了你也没听过,离青云市十万八千里呐。”郑秀兰自嘲一笑,打算结束这个话题。

徐方的脸色,却瞬间阴沉下来,浓浓的杀意散出,让郑秀兰感到浑身一冷,身上压力骤增。

“可是那个主要搞珠宝的谢氏集团?”徐方问道。

“你知道?”郑秀兰颇为惊讶。

看到郑秀兰的表情,徐方立刻确定了心中的猜测,眉头一挑,又问:“谢墨?”

“你认识他?”郑秀兰呼的一声站起来,眼神冰冷的盯着徐方,一字一顿问:“你是他派来的?”

我何止认识他?老子当时调查清楚让前女友背叛的人,险些一刀宰了他。

“你想多了,我只是听说过,和他没半点关系。”徐方故作镇定到。

为了一个不值得爱的女人,杀人放火,显然不值得,最终伤透了心黯然归隐故乡。

徐方对郑秀兰,其实很有好感,尤其是今天早上,他问郑秀兰还剩多少钱,郑秀兰的回答,是“我们还剩三十”,而不是单纯的“我”字。

或许这只是她无心一说,却实实在在打动了徐方。

深吸口气,徐方眼睛明亮的看着郑秀兰,嘴角上扬道:“确实是听说的,不过你放心,我会帮助你,让你在父亲面前赢回面子!”

“少吹牛,先能填饱肚子再说吧。”一旁的郑秀兰瞪大眼睛看了看他。

徐方笑了笑也不解释,背个竹篓道:“我出去走走。”

海浪声隐约从远处传来,如此走了二里路,终于来到了海岸。

岳海村附近海域,数千年来没受过任何污染,甚至资源都没人开采。

“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。那个傻女人,岳海村算是资源无数,只要走对了路,让村子脱贫还不很简单?”

但徐方心里也明白,尽管资源丰富,却因为交通闭塞问题,运输更是难上加难。

他心里也酝酿着一个很大的计划,却还要一步一步的完成,尤其是曾经那个为了钱抛弃自己的女友,也要不争馒头争口气!想着徐方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拳头。

当徐方看到这些礁石上依附的牡蛎,个头之大、数量之多,还是忍不住倒吸了口气。

这么多东西全搞出去卖,能卖不少钱吧?

“果然,几千年来应该很少有人开采这里,资源竟能如此丰富。这野生扇贝放在市场上,怎么也得十块一斤。”

来到岸边,看了看竹篓里的东西,扇贝居多,而且个头都还不错,这一竹篓下来,少说也得四十斤。

等徐方回去后,已经下午六点多。

本来家里来了个活人,让两个月来快寂寞疯了的郑秀兰,心中也有几分喜悦,不过这一下午都不见人,让她心里也空落落了几分。

看到徐方回来,郑秀兰心中莫名一喜,笑问道:“这一下午去哪儿了?吃饭没?”

“还没。”徐方老老实实回答。

“哎,午饭你都没吃就朝外跑,饿坏了吧,等着,我这就做饭。”郑秀兰笑道。

“等下!”想到早饭的面条,徐方不禁打了个寒颤,急忙阻止。


第三章


“这是什么?”当徐方把竹篓放下,郑秀兰好奇的凑过来,当看清里面的东西后,眼中不禁出现惊喜的光芒:“哇,海鲜!你从哪弄来的?”

“海里捉的。”徐方如实道。

说着就见徐方夺过篓,往厨房走去。

在郑秀兰印象中,这些贝类的处理并不简单,但在徐方手中,这些似乎都不是事。

浸泡、冲洗外壳、冲洗贝肉、处理内脏……一套动作下来,竟让郑秀兰汗颜无比。

眼看着他清洗了下灶台,对方居然熟练地直接用起柴禾生火。

在扇贝上放好蒜蓉、粉丝、配料后,锅里添好水,就把这些扇贝放在锅撑子上。

不多会,菜就被徐方端上了饭桌。

三菜一汤,诱人的香气飘出,勾的人食指大动。

郑秀兰一双美目中尽是馋色,迫不及待的拿过一枚扇贝吃下,入口滑嫩,肉香扑鼻,加上蒜蓉与佐料的调味,险些让郑秀兰把舌头咬掉。

吃了一块扇贝后,郑秀兰的筷子就停不下来了。无论是基围虾,还是扇贝汤,都色香味俱全。

“好吃,徐方真有你的啊,做饭真不错。”嘴里塞满了贝肉,郑秀兰眼里充满了崇拜的眼神。

她看了眼徐方,清秀中带着刚毅,一双眼睛甚至迷人,郑秀兰不禁叹了口气。长得还不赖,身体看着也挺健壮,这厨艺更是好的没话说,这么一个人,为什么要在村里这么没出息呢?这么好一个人,怎么就……就不举呢?

想着想着,郑秀兰也有些臊得慌,起身道:“我收拾收拾。”

匆匆洗了个澡,徐方回到房间,直接盘腿坐在床上,修炼起了《医诀》。

透过窗户的缝隙,一道白皙的身影,时不时出现在徐方视线。

“哎,我的个天,这是要把人逼疯啊。”徐方坐回床上努力平息。

可一想到自己住在这个破旧的茅屋,厨具都发了霉,自己睡的那床被子都是破的不像样,连米缸都已经见底了。

第二天,背上四十斤的货,徐方就出门去了集市。

徐方对自己的扇贝很有信心,天然野生,个头不小,同等价格下,是很有市场竞争力的。

只是卖货还得有渠道,一些高星级酒店,人家都有固定的货源,自己贸然去出售,未必能卖出去。

想到这里,徐方就不住的叹气。

自家祖传医训上只有一条:医者行医治病救人天经地义,不准收诊金!

就因为这条医训,当年徐方才义无反顾的踏入军医行列。

现在可好,自己空有一身医术,却没法收钱,自己吃饭温饱都成了问题。不过这条组训,他也不打算打破。自己是名弃婴,打小被爷爷捡到抚养长大,如今爷爷让自己遵守的原则,又怎么能够违背?

正愁眉不展的徐方,一抬头,他看见四个字。

“青云大酒店!”


第四章


徐方心头一喜,这家酒店他倒知道,五星级,档次在青云市可以排前三。而且这家店,名字也好。

谁不想平步青云?这名字就讨喜。能来这吃饭的,也都是事业有成或者达官显贵,对青云这词更是喜欢,所以这家店虽然价格不菲,但生意向来火爆。

进了酒店,一层只是个休息大厅,里面的人,要么西装革履,要么一身休闲洋气十足。

再看徐方,上身文化衫,还印着“为人民服务”五个大字,一件大裤衩,脚下一双胶鞋,背后背了个竹篓,活脱脱的农民工。这身打扮一进来,倒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。

“先生,请问您是用餐吗?”五星级酒店的迎宾小姐,素质也很高,虽然诧异徐方的打扮,但依旧很客气的前来问询。

“不是,我想问问你们经理,需不需要海鲜,我可以提供最优质的活海鲜。”徐方也不怯场,似乎见惯了这样的场面,平和问道。

看到徐方不卑不亢的说话,迎宾小姐眼睛倒是一亮。平日一些普通人进来,都有些束手束脚,眼睛到处张望。这年轻人打扮如此磕馋,还能有如此气度,立刻吸引了迎宾小姐的注意。

再仔细看了看徐方,眉清目秀,又体型健壮,一对眼睛漆黑深邃,给人一种不敢轻视的感觉。一时间,迎宾小姐对徐方,也多了几分好感。

“好的,请稍等,我打电话问问经理。”迎宾小姐笑道。

“谢谢。”徐方点点头。

看着眼前的这个帅小伙,迎宾小姐笑着补充道:“给你提个醒,咱们酒店收购的价格很高,有很多供应商都想来供货,想卖掉可不容易。你要是就这么一筐,我建议你直接卖给批发市场。”

“这次来,只是带来样品看看,如果确定了可以大规模提供。”徐方很笃定的回话。

这时电话也通了,迎宾小姐也立刻说了情况,在里面说了几句后,迎宾小姐才笑道:“你运气真好,平日经理可很少见人的,跟我来吧。”

经理的办公室在四层,坐着电梯上去,才看到406号房间。

“就在这里,您请进吧。”迎宾小姐点点头,便转身下了楼。

“咚咚咚。”徐方很干脆的敲敲门,就听里面传来咣当一声。

随即一道急促的女声传来:“先等下。”

徐方耳力很好,里面依稀传来的腰带声,让徐方浮想联翩。


第五章


还好没让徐方等太久,一分钟后,就听到那女声传来:“进来吧。”

徐方推开门进去,才发现一名很帅的奶油小生,时不时的揉着脑袋。刚刚那“咚”的一声,不会是这小子太用劲了吧?

再看他嘴边,也有一道亮晶晶的颜色。

一名三十多岁的女人,坐在办公椅上,虽然面容严肃,但脸上的红润之色,却难逃徐方这名医生的眼睛。

这女人长得还算可以,披肩发,眼睛不大,却是双眼皮。一副金丝眼镜带着,身穿一副小西装,看起来很是知性。

腿上短裙腰际,一条黑色的腰带颇有诱惑。

秦珍有些无语,之前电话上听前台说,有人要来卖海鲜,不过她正在兴头,一时倒没听清楚。而按照公司收购的惯例,一般送货的都是下午两点,就胡乱应承下来,没想到竟然有人直接上来了。

“小张,你先出去吧。”淡淡吩咐一句,那名奶油小生就走了出去。

这时候,秦珍才开始打量徐方。

第一眼看到徐方这打扮,秦珍心里想的这是哪来的土鳖。

第二眼再看,秦珍眼睛一亮,这小子虽然穿的寒碜了点,不过这卖相还算不赖,身体看着也很结实,浑身上下散发着阳刚之气。和那个奶油小张一比,眼前这家伙似乎更有意思些。

不过秦珍也有自己的打算,虽然这小子卖相不错,很合自己胃口。

原本好事被打断的不悦被秦珍尽数收起,声音清脆问:“我叫秦珍,暂时负责酒店这块,小伙子怎么称呼?”

“我叫徐方,秦经理就叫我小徐吧。这次带来一些扇贝,想求个销路,不知徐经理能不能行个方便。”

看到眼前这打扮不咋地的小子,竟能有条不紊的回答问题,这份气度就让秦珍高看了一分。

能坐上她这个位置,手段和能力自然远胜常人,虽然平日心荡了点,但在工作上可是毫不含糊。这样放的开身段的女人,伺候老板本就有一手,加上工作还算出众,秦珍也一路爬上青云大酒店经理的位置。

脸色正了正,秦珍问道:“你背后就是样品吧?不如拿出来看看。”

“徐经理过目。”徐方也不啰嗦,将身后竹筐往地上一放,塑料纸打开里面就出现了一堆扇贝。

秦珍在酒店餐饮行业摸爬滚打多年,这些原材料的好坏,早练就一双火眼金睛。当看到这些扇贝,个头挺大,眼睛也是一亮。人工饲养的扇贝,能长这么大也算是不错的了。

也不顾扇贝不干净,抄起一个开了壳的扇贝,看到里面的肉无比肥厚,秦珍心里则是一突,又挑出几只扇贝仔细打量。

斟酌半晌,秦珍才道:“这些扇贝,不像是人工饲养的。”

徐方心中暗叹,这女人虽然性子花了些,但这眼力却不是盖的,由衷称赞道:“秦经理真是慧眼如炬,这些都是野生的。”

心道一声原来如此,秦珍笑道:“野生扇贝,能有这品质的确实不错,价格可以达到15元每斤,不过现在这种品质的野生扇贝很难找到,你也只能找到这些吧?”

十五元一斤?

听到这个价格,徐方心中稍微欣喜了下,这价格比自己预估的要高出了几分。

“确实不多。”徐方点点头。

“这些待会你去采购部称一下,价格就按十五一斤吧。”秦珍笑道。

“多谢秦经理,其实这品质的扇贝,还有不少,只是不大好运输,但胜在可以源源不断的供应。”徐方适时补充了句。

听到徐方的话,秦珍眼睛一亮。如此品相的扇贝,确实数量不多,放到哪家酒店都不会拒绝。虽然扇贝的价格不高,但五星级酒店,做的就是品质,哪怕一道拍黄瓜,也要尽量挑品质优良的黄瓜。

“每天大概能提供多少?”秦珍不动声色问。

“没个准,而且我不一定每天来,从我呆的地儿到这,还没通车,但我能保证三天来一次,一次能带大概两百斤扇贝。”

听到这个数,秦珍心中大喜,这些量完全可以当成特色菜了。不过她也有些好奇,问:“你家在哪?来这还要通车?”

“岳海村你听过吗?”徐方笑问。

努力在记忆中搜寻这个地方,秦珍的脸上终于布满吃惊:“九龙山内的那个村?”

“是的。”徐方点点头。

“你走来的?”秦珍追问。

“山是翻过来的,我怕扇贝坏了,出了山就坐客车来。”

秦珍内心惊讶,这小子看起来很精壮,但没想到体力能这么好。顺着徐方的短袖,看着那圆鼓鼓的二头肌,不禁让她的心有些萌动。

“那以后有货了,就拿姐姐这来?”

“好说。”找到了销路,徐方心里也是一松。

“那你过来签个字,以后想卖货,直接去采购部称重,他们开好字据,你就来我这领钱。”

徐方走到秦珍身边,正要签字,就感觉一只小巧的手,突然把自己握住了。

徐方身体一僵,呼吸有些粗重。眼前的女人,眼神含着秋水,浓浓熟韵氤氲散开。

艰难的签好了字,徐方也不敢动弹,活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与异性有这种行为。心中,隐约有些兴奋。

看到徐方紧张的模样,秦珍心中一乐,不会捡到宝了吧?秦珍的芳心狠狠颤了下。

以后得便宜哪家小蹄子?

“秦……秦经理,那我就去称重去了。”徐方艰难说道。

“不多坐一会吗?”秦珍笑着问道。

“不了,我着急回家。”徐方后退了一步。

秦珍心知急不得,自己现在太主动,这样的男人,以后迟早会骑在自己头上,收了手娇笑问:“这大概有多少斤?”

“四十斤吧。”徐方估量道。

“成,也别称了,就按四十斤来,价格姐给你朝上提提,以后都按二十每斤算。今儿姐也有事,下次再来我做东请你吃饭。”秦珍笑了笑,从抽屉中取出八张红票子递给徐方。

这么多年,徐方第一次真正体会到,钱真是好东西。

等徐方走后,起身将房门反锁。回想着手心的感觉,秦珍瘫坐在椅子上:“有定力、有原则、有本钱,真是个不错的小伙子,咯咯,这次放过你,不过你迟早逃不出我手心。”


第六章


徐方下楼走的楼梯,到了一层后,徐方终于将身体恢复了正常。

将扇贝放到采购部,徐方找了个大型超市。

买了米、面、油、洗衣液、纸、尼龙手套等一大堆生活用品,又买了二斤牛肉、三斤排骨和一斤猪耳朵。

估算一下,瞬间四百块钱就没了。想了想,徐方还是到了化妆品区,一咬牙买了瓶护肤霜,二百六。

结账的时候,原本的八百块钱,最后只剩了一百。

当徐方回到家时,已经下午五点半,这次拎回去的东西,徐方估算下也得八十多斤。一天没歇息下,哪怕徐方体力惊人,也把他累的够呛。

“怎么样,卖出去了没?”看到徐方回来,郑秀兰欣喜的出来迎接,随即惊讶问了句:“这么多东西?”

“买了点生活用品。”徐方笑了笑,将东西放在堂屋。

“这么多东西,还不沉死啊,你不会分两次买。”小小埋怨了下,郑秀兰也看了看徐方买的啥。

蚊香、抽纸、油盐酱醋、牙刷牙膏洗发水肥皂……当看到很多生活用品都是急需的后,郑秀兰心中一暖。

这个男人,还真是有心了。

想着,眼前的徐方忽然从怀中取出一个盒子。

结果盒子一看,郑秀兰眼泪差点流出来。

这牌子的护肤霜,怎么也得二百多,放以前自己可能真看不上,但来到这村里,自己可是一个月没用到护肤品了。

“一共花了多少钱啊?”郑秀兰问道。

“去的大酒店,价格给的很公道,一共卖了八百,花了七百,你给我的三十,除了车费,剩下的都吃饭了。这一百,你攒着吧。”徐方笑了笑,从兜中掏出一张红票。

“你赚的钱,我咋能收。”郑秀兰急忙推辞。

“我对钱没什么概念,放我身上我也记不住,干脆聘你做我的会计。”徐方嘿嘿笑着,将钱塞进了郑秀兰口袋。

郑秀兰笑了笑,看着徐方的眼神,多了几分欣赏与惋惜。

真可惜了这男人,出身低了点,志向小了点。

还有那方面到底…….怎么样?

正在感叹徐方命运的郑秀兰,脑中突然灵光一闪……


由于篇幅限制,只能发到这里啦!


以下提供两种方法任选其一即可继续阅读全部章节


1、微信关注公众号 九更阅读 回复书号 787 即可继续阅读


2、使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继续阅读

qrcode_for_gh_7158f7cc1e43_258.jpg